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nihao

和记娱乐

作者:hohoso 来源:未知 日期:2018/1/14 10:51:35 人气: 标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1日经由社交媒体“推特”宣布,不会去伦敦,给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时期安排下的使馆搬迁仪式剪彩。对此,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发言人澄清,特朗普取消的是使馆剪彩活动,其赴英国事访问没有变化。

  2017年1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访问美国,是首位在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与他会面的外国领导人。当时特朗普接受了2017年底前访问英国的邀请,但迄今未能成行。虽然特朗普的出访日期未能敲定,但外界普遍预计他将在美国驻英新使馆2月“开张”时现身。美国驻英大使伍迪·约翰逊去年12月表示,他期望特朗普能够出席剪彩仪式。

  然而,特朗普11日在“推特”留言称:“我取消去伦敦访问的原因是,奥巴马政府用‘微不足道的小钱’卖掉可能是伦敦最好地段的最好使馆,只为了在偏远地段花12亿美元(约78亿元人民币)新建一座,我可不是这种做法的‘粉丝’。想要我去剪彩,没门儿!”

  实际上,搬迁计划2008年公布时,奥巴马还未当选美国总统。时任美国驻英大使罗伯特·塔特尔说,使馆搬迁出于安保考虑,经过了美方长时间慎重评估。

  原使馆建成于上世纪50年代末,由芬兰裔美国建筑师埃罗·萨里嫩设计,占地约两万平方米,地上6层,地下3层,有600间房间。该使馆已经老旧,翻修与安保升级费用昂贵,美方因而花费巨资在泰晤士河以南建成占地约两万平方米的全新使馆。

  就特朗普的最新表态,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发言人告诉媒体记者,特朗普赴英国事访问没有变化。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特雷莎·梅发言人的话报道,舆论对特朗普的表态存在“误解”。“有两次不同的访问,其中之一的国事访问没有改变,这一邀请已经发出并被接受;另一次访问是美国大使要求,给美国驻伦敦使馆揭幕。从美国总统的推特看,被取消的后一次,那是一次与国事访问无关的工作访问。”

  特朗普迟迟没有访英,就连他的铁杆支持者、英国独立党前任领袖奈杰尔·法拉奇都认为,担心伦敦示威是原因之一。

  特朗普在英国没少得罪人,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和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等都曾被他嘲讽。按法拉奇的话说,这些人可能都在准备煽动针对特朗普的示威。

  柏林1月13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社民党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党代会13日以表决形式否定了该党主席日前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就展开“大联盟政府”组阁谈判所达成的合作意向。鉴于社民党内部反对声日趋强烈,德媒称社民党高层愈发担忧组阁陷入失败。

  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在本月12日达成了组阁试探性谈判成果文件。根据联盟党和社民党高层达成的谅解,双方将在各自党代会通过决议后转入正式的组阁谈判,亦即事实上通向一个与上届政府构成相同的大联合政府。

  然而,参与大联合政府执政四年给社民党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去年9月大选中得票率跌至二战结束以来的历史最低点。为此,包括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库纳特和该党党内5个工作组在内的派别决心采取行动,让该党放弃走“昨日重现”之路。

  13日召开的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社民党党代会上,与会代表以52票对51票的微弱多数,通过了前述党内反对力量所递交的动议,表示将不采纳与联盟党共同组建联邦政府的做法。

  尽管来自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社民党代表在本月21日召开的该党全国特别代表大会上仅占全部代表数的百分之一,但当天这一表决结果还是在社民党上下和德国朝野掀起了波澜。

  反对大联盟政府的社民党内人士对这一结果表示欢迎。他们在动议中强调,目前已不可能与联盟党合作进行“负责任的执政”;双方日前在柏林进行的摸底谈判结果表明,大联盟政府无法贯彻社民党包括公民保险在内的核心诉求。

  德国电视一台分析指出,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这一决议对支持大联盟政府的社民党主席舒尔茨无疑是一记重击。该台报道称,在社民党高层,对大联盟模式组阁谈判陷入失败的恐惧情绪正在上升。

  本月21日,社民党将在波恩举行特别党代会,就是否参与组阁谈判进行最终表决。

  捷克总统大选首轮于当地时间2月13日下午2点正式结束。根据捷克国家统计局13日晚间公布的数据,此次选举共有将近840万登记选民,本轮投票率为61.92%,略略高于2013年总统选举首轮。现任总统泽曼以38.56%的得票率领跑,68岁的捷克科学院前院长、独立候选人伊日·德拉霍什以26.60%的得票率排名第二,另外7名候选人得票率均低于11%。根据捷克总统选举法,由于没有人得票超过50%从而直接当选总统,排名前两位的泽曼和德拉霍什将在两周后的第二轮选举中决出胜负。

  虽然泽曼以显著优势赢得首轮,但选前民调显示泽曼将在第二轮遭遇强大挑战。外界分析人士认为,原来投票给其他7位候选人的选民极有可能转投德拉霍什。根据捷克民调网站kdovyhrajevolby.cz数据,泽曼将在第二轮中以不到3%的微弱优势战胜德拉霍什。而捷克电视台的民调则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结果,德拉霍什在第二轮中将取得48.5%票数,超越席曼的44%。

  捷克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将于本月26日和27日进行。

  儿科医生荒不是“小儿科”   

  啼哭的患儿,焦急的家长,忙碌的医务人员……

  近年来,“看病似打仗,挂号如春运”成为看儿科的真实写照,“看病3分钟,排队3小时”的情形在各地医院儿科也早已屡见不鲜。

  入冬以来,全国各地儿科纷纷告急。1月7日,天津市海河医院儿科的一张通知更令人揪心: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何日开诊尚不能确定,特此通知,请理解见谅!

  《法制日报》记者探访发现,综合型医院儿科建设乏力、基层医疗卫生水平不高以及患者就诊观念等,或成为致医院儿科“超负荷”运转的深层次原因。

  医院儿科爆满

  坐在候诊区,市民付女士有些无聊,将头斜倚在墙上。两岁多的女儿雯雯(化名)则在她怀里专注地玩着手机游戏。这是记者1月7日15时许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湖北省妇女儿童医院)急诊科看到的场景。

  “12点左右来拿的号,挂的是250号,现在才刚到200号,估计还得等一个多小时吧。”付女士说。由于雯雯患上手足口病,这几天,付女士每天都得花上半天时间带她到医院打吊针。

  患儿太多,“等”成常态。

  “今天是来复查,没想到人这么多,一开始挂了一个普通号,后来又重新挂了个专家号。”付女士告诉记者。医院自助挂号机前的一纸“温馨提示”解释称:冬季是儿童疾病高发季节,由于就诊患儿多,急诊内科就诊时间可能需要6至8小时。

  “实际可能花不了这么长时间,但孩子不舒服到医院检查,没三五个小时肯定是不行的。”正在吃着面包的患儿家长张女士说。

  随后,记者来到武汉儿童医院(武汉市妇幼保健院)探访,发现位于该院一楼的急诊科患者相对较少,二楼的儿科普诊候诊区以及三楼的雾化中心也是一片繁忙景象。

  “孩子感冒引起肺炎,医生建议住院,但是没有床位,只能每天带着孩子过来,听说有家长为了等床位半夜过来排队。”正在雾化中心给孩子治疗的喻先生很无奈。武汉儿童医院分诊台护士证实,该院高峰期每日接诊患儿达七八千人。入冬以来,由于就诊量急剧增多,医院床位已预约至1月14日以后。

  事实上,无论儿科医院还是医院儿科,人满为患并非武汉个例,北京、浙江、山东、成都等地也频现“告急”现象。

  儿科医生“缩水”

  家长苦等,医生则在连轴转。

  接到记者电话时,刚下班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呼吸专家门诊主任医师黄洋还没顾得上吃晚饭。1月7日下午,由于忙着给患儿看病,黄洋匆忙在纸上写下一串号码,与记者约定下班后联系。“病人特别多,我们也忙得不行。”黄洋说,为了将挂号病人看完,不少医务人员都是提早上班推迟下班。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儿科医生徐东用“不停地看病”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忙时甚至连上厕所、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徐东直言,其所在的急诊科长期处于高位运转状态,他本人每月平均得诊治2000多名患儿。

  记者注意到,儿科医生连轴转却不能满足需求的同时,医生“超负荷”工作病倒、医院儿科停诊等消息不时见诸报端。

  近年来,我国儿科医疗需求快速增长,诊疗人次以每年400至500万人次递增。但由于儿科具有职业风险高、薪酬待遇低、医患矛盾多、工作时间长、负荷重等特点,长期以来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和薪酬待遇与其职业特点不相符,儿科医务人员流失现象明显。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的水平相去甚远。

  为了解决儿科医疗资源短缺问题,2016年以来,国家卫计委、教育部等相继就完善儿童医疗服务体系、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以及完善价格、薪酬等激励机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

  根据国家卫计委2016年公布数据,我国0至14岁儿童总人数约2.3亿,占全国总人口数的18%。每千名0至14岁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53人,仍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水平。

  一钱不值小儿科亟待改变

  在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石超明看来,各大儿科医院爆满是医院创收观念、儿科医生收入低以及家长就医习惯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由于儿童年龄小,发育不成熟,很多成人使用的检查和治疗手段不能做或是要尽量避免,加之用药量小、纳入医保项目有限等原因,医院儿科普遍支出消耗大、经济效益差,业内也因此流传着“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的说法。

  此外,儿童往往不能准确描述病情,且易出现药物过敏,家长们又护子心切,这使得儿科成为医院最易产生医患纠纷的科室之一。“儿科创收功能差,纠纷多,很多综合型医院不重视儿科甚至缩减儿科建设投入。与之相应,儿科医生收入远低于其他科室,导致优秀儿科医生流失,几者之间形成恶性循环。”石超明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乐章指出,医疗资源的过度消耗也是儿科医院“超负荷”的重要原因。

  “传统就医观念下,不管大小病,家长们都带着孩子去大医院找专家,但其实很多病症比如一般性感冒等,通过在家护理或是社区医院就能治愈。”乐章说。乐章认为,优质专业儿科医院人满为患,也从侧面反映出基层医疗水平的缺失。

  对此,石超明建议加大基层卫生资源投入力度,通过培养综合型全科医生等充实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进一步提升基层卫生服务水平。“专科医院可考虑增加儿科派出机构的方式来延伸服务,从而起到患者分流作用,综合型医院则可以考虑与儿童专科医院合作共建,以此提升儿科医生总体素质水平。”乐章说。
上一篇:真钱游戏平台
下一篇:澳门新濠天地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